春天的诗句祝福语大全个性签名如何表白搞笑图片幽默笑话英语句子情书幸福离别

歇后语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其他 >歇后语 >

五画歇后语大全及答案

时间: 2014-12-27

未来的事儿→难以预测

未婚妻做了望门寡→真冤

玉上涂白漆→装贱

玉石娃娃→宝贝蛋儿

玉米开花→到顶了

玉米秸里的虫→专(钻)心

玉米秸秆扎篱笆→不算强(墙)

玉泉山的稻田→得天独厚

玉匣记→死法子

玉匣记作枕头→痴人说梦

玉皇爷的帽子→宝疙瘩;顶板

玉皇爷拜财神→有钱大三辈

玉皇爷卖谷子→天仓满了

玉器失手→可惜

古井里插竹竿→清水光棍

古老石山→越看越入格

古人的字画→身价百倍

古玩店失火→非同小可

古庙里的签筒→大家

古庙前的旗杆→光棍一条;独一无二

古装穿皮鞋→不协调

古董店里的老鼠→碰不得

甘蔗加蜜糖→甜上加甜

甘蔗当吹火筒→不通

甘露寺招亲→弄假成真

去年的黄历→翻不得

正午往南飞→看不见影儿

正月十五打牙祭→一年一回

正月十五卖门神→过时了

正月十五贴春联→迟了

正月十五的走马灯→转不赢

正月十五的蒸笼→没空儿

正月里生,腊月里死→两头儿忙

正月里看大戏→凑凑热闹

正月里的龙灯→由人耍

正月初一捧元宵→都是好

正月初二拜丈母→正是时

正定府里的大佛→就数他富

正骨大夫→拿捏人

正道不走走邪道→生就的那块料

正想睡觉遇枕头→正合心意

巧他爹打巧他→巧上加巧

巧眉眼做给瞎子看→白搭

巧媳妇打扮囡→一天一个样

石子烧豆腐→软硬不匀

石门的核桃→满人(仁)

石头人→没心肝;死心眼儿

石头上种瓜→赔本的买卖

石头上跳绳→硬蹦儿

石头上绣花→难起头

石头上栽葱→白费劲

石头心肠→又冷又硬

石头对烂饭→数不倒一块儿

石头打着乌鸦嘴→硬顶硬

石头扔到棉花上→没回音

石头缝里的山药→吃不成,抠个稀烂

石头缝里的荆疙瘩→根子硬

石头缝里寻草籽→真是闲得没事

石头砌墙→好的一面在外头

石头掉进粪坑里→又臭又硬

石头蛋子腌咸菜→一言(盐)难尽(进)

石头狮子灌米汤→滴水不进

石头落海→一落千丈

石头锁子→没心眼

石打的眼睛→有眼无光

石灰厂开张→白手起家

石灰见水→龇牙裂嘴

石灰木炭一把抓→黑白不分

石灰布袋→到处有迹

石灰里充泥→下沙

石灰店里买眼药→走错了门

石灰点眼→自找难看

石灰进了火盆里→留得清白在人间

石灰泥墙→表面光

石灰浆写文章→尽是白字

石灰窑里出来的→一身洁白

石灰撒路→白走一趟

石臼里放鸡蛋→稳稳当当

石臼里春夜叉→捣鬼

石臼做帽子→顶当不起

石匠打铁→不会看火色

石匠的凿子→专拣硬的

石匠的钢钎→尽挨锤子

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石秀三进祝家庄→走了不少盘陀路

石板上的泥鳅→无处藏身

石板上栽花→扎不下根

石板上的蛆→钻不出

石板上栽稻→没缝儿

石板上砍鱼→难下刀

石板上跑马→不留痕迹

石板上种瓜→有心难发芽

石板上耍瓷坛→玩的硬把戏

石板上摔乌龟→硬碰硬

石柱子戴草帽→凑人头

石地堂;铁扫把→硬打硬

石鸡上南山→各顾各(咯咕咯)

子拌豆腐→软硬不调和

石敢当砌墙→正(镇)路

石敢当搬家→挖墙脚

石碑上钉钉子→硬对硬

石碾子脑袋→不开窍

石狮子屁股→没眼

石狮子的五脏→实(石)心肠

石狮子的铃铛→摇不动,敲不响

石狮子得病→不可救药

石狮子跳舞→耍不起来

石狮子灌米汤→点滴不进

石缝里塞棉花→软硬兼施

石榴花→老来红

石榴花开→红到底

石榴剥了皮→点子多

石榴树上挂醋瓶→又酸又涩

石菩萨的眼睛→有眼无珠

石膏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石石衮砸碾盘→实(石)打实(石)

左右的皮鞋儿→没翻正

左拐子划拳→又(右)来

左话右讲→说反话

左撇子吃席→有(右)家(夹)

龙门阵缺了人→摆不起来

龙王爷搬家→厉害(离海)

龙王爷卖酸菜→穷神

龙王爷出阵→翻江倒海

龙王爷出海→兴风作

龙王爷作法→呼风吹雨

龙王爷发脾气→别(鳖)急了

龙王爷亮相→张牙舞爪

龙王爷打呵欠→神气

龙王爷打捶→百姓遭罪

龙王爷的前站→瞎(虾)

龙王爷的后代→龙子龙孙

龙王爷的军队→虾兵蟹将

龙王爷掉到海里→不消你劳(捞)

龙王爷掉河里→回老家了

龙王靠边→人定胜天

龙头不拉拉马尾→用力不对路

龙灯的脑壳→随耍

龙珠跟着龙尾转→不对头儿

龙眼核擦屁股→全靠各人的本事

打上黑脸照镜子→自己吓唬自己

打下去的桩头→定了

打不着狐狸→反惹一身臊

打马骡子惊→惩一儆百

打火不吸烟→闷起来

打开棺材治好病→起死回生

打开脑袋不喊痛→死逞好汉

打好的鱼网→心眼多;千孔百疮

打字机上的字盘→横竖不成句

打鸟眯眼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打灯笼照火把→亮又亮

打死老鼠喂猫→恼一个,喜事网好一个

打扮进棺材→死要面子

打针眼里往外望→小瞧人

打屁脱裤子→想脱臭名

打盐店里闹出来→闲(咸)得发慌

打赤脚遇刺蓬→小心在意

打蛇不死→遗留祸害

打蛇打到七寸上→恰到好处

打蛇随棍上→因势乘便

打蚊子喂象→不顶用

打雷不下雨→虚张声势

打肿脸充胖子→外强中干;死要面子活受罪;硬

打的半边鼓→旁敲侧击

打的鸭子上架→有意为难

打的老母鸡生蛋→硬

打着竹竿进城→不拐弯儿

打着灯笼赶嫁妆→两头儿忙

打着灯笼啦呱→明说明讲

打着灯笼拾粪→找死(屎)

打铁的拆炉子→散伙(火)

打铁不看火色→傻干

打铁匠→越锤腰越硬

打铁匠绣花→干的不是那行

打铁烧鸡→留不住火

打烂油瓶→全倒光

打烂锅头→没得主(煮)

打枣稍带粘知了→一举两得

打鱼人回家→不在乎(湖)

打鱼得钱大烟→水里来,火里去

打兔子碰见了黄羊→捞个大外块

打破脑袋拿扇扇→无济于事

打破砂锅→问(璺)到底

打碎牙齿咽肚里→干吃哑巴亏

打架揪胡子→谦(牵)虚(须)

打着灯笼照火把→亮对亮

打掉牙往肚里咽→忍气吞声

打掉门牙咽肚里→自己毁自己

打猎的不说鱼网,卖驴的不

说牛羊→三句话不离本行

打墙的板→上下翻

打锣卖糖→各干一行

打旗的龙套→甭管大小是个角

打翻测字摊→不识相

打翻蜜罐子→甜得朝外淌

打翻醋瓶子→酸溜溜的

打翻五味罐→什么味儿都有

打猫儿吓贼→虚张声势

打拳师父教徒弟→留一手

打鼓上小城→买点卖点

打酒只问提壶人→错不了

扒了皮的癞蛤蟆→活着讨厌,死了还吓人

扒了锅的稀饭→胡诌(糊粥)

扒手看见贼打窃→见财分一半

扒着树叶打滴溜→玄乎得很

平地里起坟堆→无中生有

平房上放风筝→起手就高

东西耳朵南北听→横竖听不进

东耳朵进,西耳朵出→耳边风

东吴的大将→干拧(甘宁)

东吴招亲→弄假成真

东按葫芦西按瓢→碰到什么抓什么

东岳庙里的小包→老瞪眼睛不开腔

东家的饭碗→难端

东家的老寡妇,西家的老绝户→孤的孤,苦的苦

东郭先生救狼→好心得不到好报;心慈手软

东街发货西街卖→不图赚钱只图快

布袋里的菱角→乱出风(锋)头

布袋里老鸦→虽活如死

布袋里装猫→尽抓迷糊

布袋里兜菱角→(尖)的出头

布袋盛米→放到即寝(倾)

可着头做帽子→实顶实;一点富裕也没有

可着屁股裁尿布→没宽裕的

司马炎废魏主→依样画葫芦

司号兼打鼓→自吹自擂

旧时的黄历→翻不得

旧瓶装新酒→外旧里新

旧鞋→底儿薄

北京鸭吃食→全靠填

北京鸭走路→摇摇摆摆

北极的冰川→顽固不化

卡车的拖斗→老落后

卡壳的→打不响

号筒里塞棉花→吹不响

号嘴上贴胶布→没法儿吹

叭儿狗咬月亮→不知天多高

叭儿狗蹲墙头→装坐地虎

叫化子的父母→穷爹穷

叫化子打死狗→有祸也不凶

叫化子打野鸡→穷开心

叫化子打算盘→穷打算

叫化子打狗→边打边走;练好的功夫

叫化子打泼米→一天哝到黑

叫化子出龙灯→穷欢

叫化子过年→穷讲究(就)

叫化子过瘾→讨厌(烟)

叫化子吃三鲜→奇遇

叫化子吃豆腐→一穷二白

叫化子丢了棍→狗来欺

叫化子走清明→两头忙

叫化子求签→上上大吉

叫化子拉二胡→穷扯

叫化子坐更→一夜无人

叫化子夸祖业→自己没出息

叫化子住万寿宫→户大家虚

叫化子死了大张嘴→穷话未尽

叫化子的米→有数

叫化子没得隔夜米→好穷

叫化子背不动三升米→自讨的

叫化子要黄连→自讨苦吃

叫化子担醋担担→卖穷酸

叫化子看滑稽→穷开心

叫化子炼油渣→总念(炼)总念(炼)

叫化子照镜子→不知自丑

叫化子篮里抢冷饭→不近人情

叫化子赶街→分文没有

叫化子炒三鲜→要一样没一样

叫化子碰上要饭的→穷对穷

叫化子嫁女→只讲吃

叫化子摆堂戏→穷作乐

叫化子娶媳妇→一对穷

叫化子伸脚→灯(蹬)草

叫化子骑烂马→零碎多

叫化婆子谈嫁妆→穷人说大话

叫化婆坐金銮殿→一步登天

叫花子拾元宝→喜从天降

叫花子扭秧歌→穷开心

叫花子掉进醋坛子→穷酸

叫花子拉痢疾→贫病交迫

叫花子泄肚子→入不敷出

叫花子金榜题名→总算有了出头之日

叫你上坡,你偏要下河→有意捣乱

叫你管箩里米,你偏要管箩外糠→有意别扭

生孩子→真不识相

叫林黛玉抡板斧→强人所难

叫哈巴狗咬狮子→唆人上当

叫狗拿棍子→越叫越远

叫驴→大嗓门儿

兄嫂吵架→大不了的矛盾

另搭台子另唱戏→从头来

出了灯火钱,坐在暗里头→明吃亏

出了气的尿泡→硬不起来

出了芽的蒜头→多心

出了炮膛的穿甲弹→专门钻你的硬疙瘩

出了澡塘进茶馆→里外涮

出了题就交卷→糟糕(早稿)

出了窑的砖头→定型了

出土文物→宝贝疙瘩

出土的木俑→老陈人

出土的甘蔗→节节甜

出土的陶俑→可见了天日啦

出土的瓶胆→老古祠(瓷)

出土笋子→先遭难

出太走雪地→伤脸

水的虾子→乱蹦乱跳

出门两条腿→随人走

出门坐飞机→远走高飞

出门逢债主→扫兴

出山的太→火红一片

出头椽子→先朽烂

出师就取胜→好开场

出洞的老鼠→东张西望

出须的萝卜→肚子空

出笼的小鸟→自由飞翔

出笼的鹌鹑→惯斗

出城隍庙进土地庙→闯神又闯神

出嫁的姑→满面春

出巢的黄蜂→满天飞

甲虫掉在粪坑里→越陷越深

甲鱼吃甲虫→六亲不认

甲鱼的肉→藏在肚里

甲鱼唱歌→别(鳖)调

甲鱼翻筋斗→四脚朝天

申公豹→人前一面,人后一面

申公豹的嘴→搬弄是非

申公豹的脑袋→反着看

田头上水轮泵→一进一出

田间老鼠→嘴尖牙利

田里的菩萨鱼→没见大世面

田鸡笼打翻→一

田鸡跳在秤盘上→自称自卖

田鼠串门儿→土里来,土里去

田埂上修猪厩→肥水不落外人田

田塍上搭桥→不是路

田塍口边栽芋头→外行

田螺爬上旗杆顶→唯我独尊

电灯泡上点火→其实不然(燃)

电灯照雪→明明白白

电灯照骨拐→名(明)角儿

电线杆上绑鸡→好大的胆(掸)子

电线杆上晒衣服→好大的架子

电线杆当筷子→大材小用;没法下嘴

电线杆子穿大褂→细高挑儿

电线杆上挂邮箱→高兴(信)

电线杆上的高音喇叭→传声筒

电话里谈恋→两不见面

电话局的话务员→耳听八方

四大金刚腾云→悬空了八只脚

四大金刚弹琵琶→谈(弹)也得谈(弹);不谈(弹)也得谈(弹)

四大金刚扫地哩→有劳大驾;大材小用

四大金刚跑进跑出→大来大往

四川马→小秧儿

四川的蚊子→吃客

四月的麦子→半青半白

四月的冰河→开动(冻)了

四月里的梅子→多少带点亲(青)

四字加马字→敢莫要骂;随你骂

四两棉花→没得谈(弹);谈(弹)不得

四两棉花一张弓→从何谈(弹)起;慢谈(弹)慢谈(弹)

四两棉花八张弓→细谈(弹)细谈(弹)

四两挂面→半疯(封)

四两豆腐半斤盐→贤(咸)惠(烩)

四扇屏里卷灶王→话(画)里有话(画)

四海龙王动刀兵→里里外外都是水

四面楚歌→末日临头

四棱子的元宵→不是玩(丸)的

囚犯解解差→倒过来

仨鼻子眼儿→多出一口气儿

仙鹤打架→绕脖子

犯了克山病,又得了虎林热→没治

外公死儿子→没救(舅)了

外乡人过河→不知深浅

外头拾块铺衬,家里丢件皮袄→得不偿失

外头得了一页板,家中失

了双扇门→得不偿失

外科手术→拉人

外屋里的灶王爷→闹了个独座儿

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外婆死仔→没有救(舅)了

外婆送亲→多此一举

乍出水的芙蓉→一尘不染

印板上的画→天天如此

印堂上画只眼→冒充二郎真君

饥得粗食→不嫌

冬水田里种麦子→怪哉(栽)

冬天进了豆腐房→好大的气

冬天吃冰水→点点记在心上

冬天吃葡萄→寒酸

冬天的大葱→叶黄根枯心不死

冬天的扇子→没人喜欢

冬天的扇子,夏天的烘笼→用不着了

冬天的芦苇→杆黄叶落心不死

冬天的螃蟹→横行不了几时

冬天的蟒蛇→有气无力

冬天做凉粉→不看天时

冬瓜大的茄子→不论(嫩)

冬瓜做帽子→霉上顶了

冬瓜肚里生蛆→心肠坏

冬瓜爬在葫芦上→胡搅蛮缠

冬瓜敲木钟→想(响)也不想(响)

冬瓜藤缠到茄地里→东攀西攀;搅七喜事网搅八

冬莲花白→越老包得越紧

生了孩子狼叼去→没有一个经心的人

生了孩子唱大戏→庆哪家的功

生气踢石头→只痛自己的脚

生石灰拌凉水→冒起泡来

生成的眉长成的痣→改不了啦

生虫拐杖→拄不得

生花生→非吵(炒)不可

生吞螃蟹→肚里横

生盐拌韭菜→各人心里

生孩子不叫生孩子→吓(下)人

生芽的马铃薯→苦辣

生铁地雷→一触即发

生铁疙瘩→又冷又硬

生铁补锅→凭本钱挣钱

生姜脱不了辣气→本难改

生姜拌辣椒→燥辣

生剥刺猬→没有下手处

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改不了样啦

生就的矮子→高不了

生就的驼子→直不了

失火处说好看→不识好恶

失火踢倒油罐子→火上浇油

失口蚂蚁打喷嚏→满口青草气

失舵的小舟→随波逐流

失意人逢到得意事→一番欢喜一番愁

失群的大雁→孤孤单单

禾草里头藏龙身→农家出英才

禾草盖珍珠→外贱内贵

白马河的潮水→长(涨)来凶猛

白水里揭皮→办不到

狐狸戴礼帽→有了道行

白布上染皂→难洗净

白布掉在染缸里→洗不净

白布落在青缸里→干净也有限

白瓜子皮喂牲口→不是好料

白瓦壶好看→有口无心

白衣秀士当寨主→容不得人

白纸头上落黑字→更改不掉

白菜叶子炒大葱→亲(青)上加亲(青)

白蚂蚁→好厉害的嘴

白蚁蛀观音→自身难保

白蛉子过河→沉不了底

白蛇迷许仙→儿们的心

子斗法海→打光

子哭断桥→想起旧情来

子喝了雄黄酒→现了原形

白骨给唐僧送饭→假心假意

白骨骗孙悟空→哄不住

白骨骗唐僧→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白萝卜扎刀子→不出血的东西

白脚布里的白虱→老角(脚)色(虱)

白眼狼戴草帽→变不了人

白眼狼戴眼镜→冒充好人

白银子掷人→人(银)打人

白蜡条接桂花→根骨不正

白杨树叶子→两面光

白露的雨水→下到哪里,坏到哪里

白鹤掉眼泪→想遇(鱼)了

白鹤跌沙滩→拿嘴拄

白糖拌蜜糖→甜上加甜

白糖拌苦瓜→又苦又甜

白糖拌黄瓜→干干(甘甘)脆脆

白鼻子考试→陪衬

瓜子请客→一点小心意

瓜子里嗑出臭虫来→什么人(仁)儿都有

瓜地里挑瓜→挑得眼花

瓜地里的草人→装模作样

包子出了糖→露了馅儿

包子馒头做一笼→大家都争气

包子吃到豆沙边→才尝到甜头

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包子没动口→不知道啥味儿

包子没馅→蛮(馒)头

包公升堂→尽管直说

包公的作风→铁面无私

包公放粮→为穷人着想

包公断案→认理不认人;铁面无私

包公斩包勉→正人先正己;大义灭亲

包公铡驸马→公事公办;刚正不阿

包老爷办案→明察秋毫

包老爷审堂→分明

包老爷怒铡陈世美→一刀两断

包河里的藕→没私(丝)

包单布洗脸→真大方

包脚布子→没里外

包脚布儿当领带→臭了一大圈儿

包脚布当孝帽→一步(布)登天

包脚布当头巾→高升了

苞谷秆里的虫→专(钻)心

苞谷秸子喂牲口→天生的粗料

苞谷面做元霄→捏不到一块

鸟入笼中→由人拨

鸟儿不落脚→

鸟飞山顶,石沉大海→到顶了

换炮→抖起来啦

用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

用尽力气吹网兜→白搭

用显微镜看人→谁都没他大

甩手掌柜的→不管啦

市桥蜡烛→假细心(芯)

市稍头的膏药→铁证(贴正)

立夏后的葡萄→越结越多

玄庙观的当家→头头是道

玄奘的脚趾头儿→只有一个

头上长嘴→说天话

头上点灯→自以为高明

头上生疮→顶坏

头上插鸡→算哪一国的王子

头上插扇子→出风头

头上插辣椒→红到顶了

头上插草→自卖本身

头上顶刀子→豁着干

头上顶碓窝→老实疙瘩

头上顶灯笼→高明

头上穿套裤→脸面上下不来

头发胡子一把抓→搞不清楚;好坏拉拢

头发窝里的虱子→乱跑乱跳

头发丝儿炒韭菜→乱七八糟

头发上拴大钱→随便(辫)吧

头发上贴膏药→

头发里拣须→哪里去寻

头发丝儿扣算盘→打细算

头发丝儿吊大钟→千钧一发

头发丝儿捻绳子→合不了股儿

头顶上安电扇→大出风头

头顶上长眼睛→目空一切

头顶上生疮,脚底下淌脓→坏透了

头顶磨盘→不知轻重

头额里横刀→作死

头雁中弹→乱了阵势

头醋不酸→到底儿薄

头戴帽子→脸上下不去

头戴电灯,屁股夹扫把→光照伟(尾)大

半个铜钱→不成方圆

半斤对八两→没高低

半斤米下锅→无聊(潦)

半天云里飞雕溜溜→一声好叫唤

半天云里吊帐子→落不得脚

半天云里伸巴掌→高手

半天云里吊铜铃→无处挂

半天云里打算盘→算得高

半天云里扭秧歌→空欢喜

半天云里翻筋斗→不着实地

半天云里吹唢呐→哪里哪里

半天云里吹喇叭→隔得远

半天云里挂锅铲→吵(炒)翻(飞)了天

半天空里骑仙鹤→远走高飞

半天抓云→一句空话

半升米打糍粑→能有几个

半边铃铛→不响;咋想(响)

半边猪头→独眼

半丝麻线→少私(丝)

半空里跑马→露了马脚

半空里打灯笼→糟糕(照高喜事网)

半空里的气球→悬着呢

半空里掷骰子→空邀(吆)

半江中盖房子→咋个起法

半夜吃黄瓜→不知头尾;头脑不清

半夜吃烧鸡→思思(撕撕)想想

(响响)

半夜吃桃子→按着软的捏

半夜会认黑→瞎熬眼

半夜开窗户→心(星)挂外头

半夜杀猪分下水→都挂心肠

半夜打脱牛→到哪里找

半夜里涨水→没人见

半夜里下饭馆→有么儿吃么儿

半夜里起来烧水→渴急眼了

半夜里回家不点灯→乌龟(归)

半夜里收玉米→瞎扳

半夜里鸡叫→不知分晓

半夜里捉虱子→摸不着

半夜里捉麻雀→掏窝儿

半夜里摘茄子→不论老嫩

半夜里梦见做皇帝→登了一会儿金銮殿

半夜里要饭→向哪里去讨

半夜里扯脚布→想起一条是一条

半夜里叫城门→自找钉子碰

半夜里摸烧火棍→乱耍叉

半夜里撒呓症→迷迷糊糊

半夜里铡草→为(喂)你

半夜里的被窝→正在热乎劲上

半夜敲门心不惊→问心无愧

半夜睡磨盘→想转了

半屏山的蝴蝶→花花世界

半身子躺在棺材里→等着死

半道上拔去气门芯→有意为喜事网难

半路上打哈欠→气人

半路上认姐姐→多疑(姨)

半路上接姑→从头说起

半路上留客人→嘴上的热情

半路上捡个孝帽进灵棚→哭了半天,不知死的是谁

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出了岔儿

半路出家→从头学起

半瓶醋→懂(动)得不多

汉人官→没领(翎)儿

礼拜堂关门→不讲道理

礼拜走进吕祖庙→找错了门道

讨饭不要馒头→昏了头

讨饭的家当→净零碎

讨饭的捡到黄金→喜出望外

讨饭的搬家→一无所有;光棍一条

讨媳妇嫁女儿→一进一出

让大马拉小车→有劲使不上

让了甜瓜寻酸李→自讨苦吃

写字出格→外行

民国的毫子→不用了

民航机开张→有机可乘

尼姑头上插花→无法(发)

尼姑庙里借木梳→没有

尼姑的脚→难缠

尼姑晒被子→

对牛吟诗→不入耳

对牛弹琴→白费功夫

对门吹笛→斗气

对着张飞骂刘备→找气惹

对着月亮攀谈→说空话

对着灰堆打喷嚏→碰一鼻子灰

对着砚台打扮→没影儿

对着棺材许愿→哄死人

对着舞台搞对象→一厢情愿

对着窗户吹锁呐→名(鸣)声在外

对着窗户吹喇叭→响得远

对着镜子作揖→自己恭维自己

对着镜子作戏→咋好看咋比划

对着镜子扮鬼脸→自己吓唬自己

对着镜子看→里里外外都是自己

对着酸菜缸呐喊→瓮里瓮气

对着罐子吹喇叭→有原(圆)因(音)

皮灯影→顺着人家线跑

皮影戏→一绕就走

皮场老板→吹牛大王

皮条打人→软收拾

皮条面筋→太柔了

皮匠的扁担→两头俏(翘)

皮匠的家当→破鞋

皮匠不带锥子→真(针)行

皮匠栽跟头→露了嘘(揎)头

皮球上扎刀子→泄了气啦

皮球掉进面茶锅→说他混还一肚子气

皮球擦油→又圆又滑

皮槌打鼓→不想(响)

皮裤套皮裤→定有缘故

发了霉的炒黄豆→不香了

发了霉的葡萄→一肚子坏水

发了酵的面粉→气鼓鼓的

发面的酵子→是个引子

发面馒头→暄的

发菜炒粉丝→纠缠不清啦

发酵粉子→能吹嘘(虚)

发救兵拣吉日→不识疾缓

发高烧不出汗→胡说

发高烧打摆子→乱讲话

牛的咂儿头→总受排挤

的鞋→老样儿

抱孩子→人家的

娃娃的脸→一天十八变

娃娃张嘴→要吃的

圣人门前卖三字经→尽献丑

圣人喝盐卤→明白人办糊涂事

圣徒进教堂→多画十字少说话

丝瓜烧豆腐→清清(青青)白白

丝瓜筋打老婆→装腔作势

丝瓜藤牵在桃树上→专靠巴结人(仁)

丝线穿豆腐→难提

丝线缠麻线→越缠越乱

母鸡下蛋→脸一红

母鸡上秤盘→自称自卖

母鸡生蛋咯咯叫→恐怕人家不知道

母鸡带小鸡→拼命顾惜

母猪毁墙根→乱拱

母猪上夹道→进退两难

母猪吃糟子→酒足饭饱

    分享到:
    更多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