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诗句祝福语大全个性签名如何表白搞笑图片幽默笑话英语句子情书幸福离别

歇后语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其他 >歇后语 >

十三画歇后语大全及答案

时间: 2014-12-27

鼓楼上挂肉→好大的架子

鼓楼的灯笼→高明

鼓手的锤→打在点子上

鼓肚蛤蟆钻喇叭→忍气吞声

鼓槌打石榴→敲到点上了

蒜苔子炒豌豆→光棍遇到滚子客

靴统里没袜→自得知

蒸笼漏了风→好大的气

蒸笼里抓馒头→稳拿

蒸笼里伸出头来→熟人

蒸笼里的馒头→自高自大torchlighter

蒸锅铺的水→一天一换

蒙上眼拉磨子的老黄牛→瞎转游

蒙在鼓里听打雷→弄不清东西南北

蒙着被子放屁→独(毒)吞

蒙闷葫芦→抖起来了

蓝靛染平布→一物降一物

蒲包上装须头→空讲究

蒲包包火炭→一定穿

楚河汉界→一清二楚

楚霸王举鼎→力大无穷

楚霸王死乌江→没脸回江东

塌了架的黄瓜→没长头了

塘角鱼上岭→咬尾巴

楠木当柴烧→不识货

楠木搭桥→走的空路

榆木脑袋→不开窍

榆皮青石包饺子→又光又顽

榆木疙瘩刻玉玺→不是那块料

榆木扁担→宁折不弯

楸子树上长蒜台→奇哉怪哉

楼板上铺席子→高得不多

碓窝当帽戴→顶不起来

碓锤跌在铁窝里→稳稳妥妥

碰到南墙不回头→倔强

碰壁的苍蝇→乱嗡嗡

碗店里捉老鼠→碰不得

碗里拿蒸饼→手到成功

碗底的豆子→历历(粒粒)在目

碌碡砸碾盘→实(石)打实torchlighter(石)

碌碡改夯→扌票上劲了

雷公打芝麻→专拣小的欺

雷公打豆腐→拣软的下手

雷公打架→差天远

雷公喝醉酒→胡劈乱打

雷声大雨点小→有名无实

雾里看花→辨不清

雹子砸棉花→光棍司令

着石头过河→稳当些

着屁股过河→多加一份小心

摇着脑袋吃石榴→看你酸的

摇船转弯儿→一般(扳)

搬不倒的屁股→坐不稳当

搬着梯子上天→瞎折腾

搬起石头打天→办不到的事

搬起楼梯上天→没门儿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

嗓门里喷胡椒粉→够呛

暖壶里装开水→里热外冷

暖壶坐飞机→高水平(瓶)

暗地里耍拳→瞎打一阵

暗洞里裹脚→瞎缠

暗室里穿针→难过

睡梦拾银子→想的美

睡梦打八更→一无所知

睡着说话→腰不疼

睡觉不枕枕头→空头空脑

睡在芦席上→不怕滚地下

睡梦里打贼→出闲力

照葫芦画瓢→按老样子做

照猫儿画虎→差不离

照相师傅修底片→颠倒黑白

照相馆改底片→羞(修)人

照着镜子作揖→自己拜自己

照住屁股登一脚→你东我西

愚公之居→开门见山

跳上岸边的蚱公→慌了手脚

跳过肉架吃豆腐→弃高就低

跳蚤钻进袜筒里→角色(脚虱)

跳蚤脾气→一碰就跳

跳蚤蹦到牛身上→啃不疼,咬不痒

跪着养猪→看在钱份上了

跟着大鱼上串→挂住了花腮

跟着巫婆跳大神→跟着啥人学啥人

跟着脚窝找病→俯拾皆是

蜈蚣吃了萤火虫→心里亮清

蜗牛的房子→背在身上

蜗牛走路→慢腾腾

蜗牛盖房子→自己顾自己

蜂儿没嘴→屁股伤人

蜂窝里捣蛋→想挨乱钩子

蜀中无大将→廖化称先锋

错贴的门神→反了脸

错把李逵当张顺→皂白不分

错拿粪瓢当锅铲→一身臭气

锣齐鼓不齐→敲不到点子上

锣鼓对着门上敲→听人家的

锣鼓两叉→想(响)不到一块

锤子打钎→想(响)在一个点上

锤打铜锣→一撞就响

锥子不安针→盖世的(尖)人

锥子放在布袋里→露了锋芒

锥尖子遇上枣骨子→尖对尖

锦鸡进铁笼→由不得你了

榔头碰榔头→要疼都疼;硬碰硬

矮子上楼梯→步步高升

矮子吃粉丝→好场(长)面

矮子放风筝→节节高

矮子面前说话→惹人多心

矮子看戏→随人家说好坏

矮子里拔将军→短中取长

矮子爬山→步步登高

矮子盘河→越盘越深

筲箕装土地→阔神

筷子夹骨头→光棍对光棍

筷子挑凉粉→滑头对滑头

筷子顶豆腐→扶(竖)不起来

筷子穿针眼→过不去

筷子搭桥→难过

傻子中状元→难得

傻子过年→看人家

傻子打泥巴→闲着无事干

傻子看画→一张一个样

傻子数车筒→总是数不清

傻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傻子掰指头→不知一个数

傻娃不吃冷剩饭→终久还是你的

骂街→谁也不敢碰

躲过野牛碰上虎→一个更比一个凶

躲过棒槌挨榔头→祸不单行

躲鬼跑进城隍庙→出生入死

衙门口的狮子→明摆着

衙门口里卖纱帽→迟早是老爷的货

衙门里的钱→来得容易

衙门儿子打老爹→公事公办

馍馍不吃→在盘儿里

腰里插笊篱→走到哪捞到哪

腰里绑扁担→横行一方

腰里拴个死老鼠→假充打猎的

腰里插杆秤→自称自

腰里掖秤杆→专为自己打算

腰里掖了张石榴皮→没一个子儿

腮帮儿贴膏药→不留脸面

腿上拴绳子→拉倒的货

腿肚上刀子→离心远着呢

腿肚子的汗→经不住沾

腿肚子转筋→痛在心里

腿肚子搽粉→过分讲究

腿肚子捩不过大腿→干受压

腿肚子上贴灶王爷→人走家(驾)也搬

鲈鱼吞金鲇→我死你也活不成

鲈鱼探虾→没安好心肠

鲍老送灯台→一去永不来

痴情碰冷遇→伤透心肝

新出笼的馒头→热气腾腾

新开的杂货铺→要啥有啥

新打的剪刀→难开口

新兵上阵→头一回

新修的马路→没辙

新栽的杨柳→光棍一条

新搭的台子→有戏唱啦

新郎官戴孝→悲喜交加

子织布→手忙脚乱

子咬生馒头→人生面不熟

拜堂→不见脸

新媳妇进门→一分人才带来三分喜气

新媳妇上轿→头一回

新媳妇穿坎肩→多了这一套子

新媳妇见婆婆→败(拜)了

新箍的马桶→三天香

数东瓜道茄子→唠唠叨叨

数九寒天穿裙子→抖起来了

煎过三遍的药渣→早该倒了

窦尔敦的骡子→得物就走

酱瓜子撒盐→咸上加咸

酱瓜煮豆腐→有言(盐)在先

酱缸里冒泡→闲(咸)气

酱缸里的棒槌→一言(盐)难尽(进)

酱园店里的抹桌布→酸甜苦torchlighter辣都尝过

酱园店里糖生姜→外甜内辣

酱坊里老板→闲(咸)人儿

酱菜加醋→酸上酸

酱醋店里的斗篷→遮遮盖盖

酱油泡稀饭→图的姿(糍)色

酱油碟开荤→小眉小眼

酱萝卜→没影(缨)儿

粮囤搬家→亮(晾)底

粮囤顶上插旗杆→尖上拔尖

煤灰搽脸→给自己抹黑

煤炭里打窟窿→黑

煤炭下水→一辈子洗不清

煤炭砌墙基→一抹黑

煤堆里找芝麻→难寻

煤油炉生火→心(芯)眼儿无火

满口金牙齿→开口就是谎(黄)

满口黄连→说不完的苦

满天乌鸦→一片黑

满天挂鱼网→遮不着太

满园果子→就数(属)你红

满身沾油的老鼠往火里跑→哪还有它的好处

满树青梅→断个熟

满嘴滚舌头→说啥就说啥

满姑坐花轿→头一遭

满姑的荷苞→净花样

溪水遇上了挡路石→绕道走

滚水泼老鼠→有皮无;一个跑不了

滚水浸脚→不耐久

滚水泼蚂蚁→一窝都得死

滚水煮饺子→你不靠我,我不靠你

滚水锅里煮鸭子→突出一张嘴

滚水锅里煮陈棉花→老熟套

滚水锅里煮棉花→熟套子

滚水锅里煮娃娃→熟人儿

滚水烫臭虫→不死也发瘟

滚油锅里加把盐→吵翻了天

滚油锅里添凉水→炸了

滩头石→任踏任撞

滩头上的白鱼→眼睛不闭

福寿打山猪→死了老子

裱画店里失火→自己丢出话(画)来

裱画店的蛀虫→吃人家的话(画)

裱糊匠的铺子→字多画多

缝衣针对钻头→尖碰尖

嫁出的女儿泼出的水→收不回

    分享到:
    更多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