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诗句祝福语大全个性签名如何表白搞笑图片幽默笑话英语句子情书幸福离别

歇后语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其他 >歇后语 >

D常用歇后语词典(按拼音排名)

时间: 2014-12-27

da

搭起戏台卖螃蟹→买卖不大,架子倒不小

搭房子封屋顶→铺天盖地

搭人梯过城墙→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

搭梯子上天→走投无路

搭戏台卖豆腐→好大的架子;架子不小

搭在弦上的箭→一触即发

打靶眯眼睛→睁只眼,闭只眼

打靶中靶心→恰到好处;不偏不倚;正好

打败的鹌鹑斗败的鸡→上不了阵势

打半边鼓→旁敲侧击

打饼子熬糖→各干一行

打不完的官司→扯不完的皮

打不着狐狸弄身臊→自背臭名

打横切莲藕→多心

打柴人回山庄→两头担心(薪)

打赤脚赶场→脚踏实地

打出膛的子弹→有去无回

打醋的进当铺→走错了门;找错了门

打电话遇忙音→不通

打灯笼串亲戚→明来明去

打灯笼做事→照办

打断脊梁骨的癞皮狗→腰杆子不硬

打翻了的田鸡〔青蛙〕笼→一

打翻了五味瓶→不知啥滋味;苦辣酸甜咸都有

打狗不赢咬鸡→欺小怯大

打狗看主人→势利眼

打鼓不打面→旁敲侧击

打官司的上堂→各执一词

打火机点烟袋锅→土洋结合

打击乐伴奏→旁敲侧击

打架揪胡子→谦虚(牵须)

打架脱衣服→赤膊上阵

打开棺材治好病→起死回生

打开笼子放了雀→各奔前程

打开蜜罐又撒糖→要多甜有多甜

打开天窗→说亮话(比喻不必遮掩,直截了当)

打开闸门的水→滚滚向前

打瞌睡的捡了个枕头→称心如意

打烂的暖水瓶→丧胆

打烂门牙咽肚里→干吃哑巴亏;吃了哑巴亏

打了败仗的士兵→溃不成军

打了的鱼缸→四分五裂

打了兔子喂鹰→好处给了恶人

打猎的不说渔网,卖驴的不说牛羊→三句话不离本行

打猎放羊→各干一行

打猎人瞄准→睁只眼,闭只眼

打锣卖糖→各干一行

打鸟没打中→非(飞)也

打乒乓玩排球→推来推去;互相推托

打破的镜子→难重圆

打破脑袋不喊痛→充硬汉

打破脑袋叫扇子扇→豁出去了

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有苦难言

打破沙罐问〔璺〕到底→追根到底;追根求源

打破嘴巴骂大街→血口喷人

打拳师傅教徒弟→留一手

不瞄准→无的放矢

打人嘴巴还吐唾沫→欺人太甚;太欺负人

打煞男人,吓唬公婆→泼妇

打扇烟→煽(扇)风点火

打上黑脸照镜→自己吓唬自己(比喻自相惊扰)

打蛇不死→后患无穷;留下祸根;留下后患

打蛇不死打蚯蚓→欺小怯大

打蛇打到七寸上→正好;恰到好处;击中要害;抓住了关键

打蛇随棍上→一步步追入

手击掌→一言为定

手赛拳→各有一套

打水不关水龙头→任其自流;放任自流

打水摇辘轳〔lùlú〕→抓住把

打死扣的绳结→越拉越紧

打死老鼠喂猫→好一个,恼一个

打碎的盘子,敲烂的碗→对不起

打铁的拆炉子→散伙(火)

打铁的分家→另起炉灶

打铁烧鸡→留不住火

打兔子捉到黄羊→捞外快;格外好

打围碰到金钱豹→笑逐颜开;喜笑颜开

打蚊子喂象→不顶用;无济于事

打响雷不下雨→一场虚惊;虚惊一场

打下锅沿补锅底→不划算

打下去的桩头→定了

打一巴掌→虚情假意;假情假意

打油的漏斗→没底儿

打油钱不买醋→专款专用

打鱼的烂网→千疮百孔

打枣捎带沾知了→一举两得

打胀的皮球→一肚子气

打着灯笼拉呱儿〔闲谈〕→明说;明说明讲

打着灯笼没处找→难得;得之不易

打着灯笼偷驴子→明人不做暗事

打着公鸡下蛋→强人所难

打着鸭子上架→难哪

打针吃黄连→痛苦

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外强里虚;冒充富态

打准腰部才罢休→正中下怀

打字机上的字盘→横竖不成话

打足了气的皮球→一蹦老高

大佛殿里的罗汉→一肚子泥

大把式赶车不用鞭子→甩手

大白天出星星→离奇;太离奇

大白天打更→乱了时辰

大白天打劫→明目张胆

大白天里抢劫→明火执仗

大白天遇见阎王爷→活见鬼

大伯墓前哭爹→上错了坟

大草原上吹喇叭→想(响)得宽

大车后面拴小牛→歹毒(带犊)

大车拉煎饼→贪(摊)得多

大虫打哈哈→笑面虎

大虫借猪→有借无还

大虫口里夺脆骨,骊龙颌下取明珠→好大胆;好大的胆

子;找死;寻死;自己找死

大虫头,长虫〔蛇〕尾→虎头蛇尾

大虫头,耗子尾→有始无终

大船开到小河沟→搁浅

大船漏水→有进无出

大船载太→勉强度(渡)日

大刀斩小鸡→小题大做

大道边上贴布告→路人皆知

大道上洒香水,小道上捡芝麻→大处不算小处算

大吊车吊灯草→轻巧;轻拿;不值一提

大吊车吊蚂蚁→轻而易举

大肚罗汉瞧观音→睁只眼,闭只眼

大肚罗汉吹喇叭→一和气

大肚子踩钢丝→铤(挺)而走险

大肚子老婆骑驴→靠前不行,靠后也不行

大风吹倒玉瓶梅→落花流水

大风吹翻麦草垛→乱七八糟

大风地里点油灯→吹了;一吹就了

大风卷小雪→吹了

大风吹倒帅字旗→出师不利

大风天吃炒面→不好张口;难张口

大风天过独木桥→难行

大佛殿的菩萨→满肚子泥;一肚子泥

大缸里放针→粗中有细

大缸里摸鱼→没跑;跑不了

大哥不说二哥→彼此彼此;大家差不多;彼此一样

大个子盖小被→顾头不顾脚

大公鸡吃米→不计其数

大姑不要婆家→假的

大姑裁尿布→闲时预备忙时用;早做准备;赶早不赶晚

大姑出嫁→又喜又怕

大姑的脊梁→女流之辈(背)

大姑的心事→摸不透

大姑缝娃娃衣→总有用着的时候

大姑吃饭→细嚼慢咽

大姑说媒→难张口;有口难言

大姑讨饭→死心眼;拉不开脸面

大姑相亲→忸忸怩怩;羞羞答答

大姑绣花→细功夫;九曲十八弯

大姑要婆家→有话难说

大姑掌钥匙→当家不做主

大姑坐花轿→迟早一回;迟早的事

大牯牛的口水→太长

大牯牛落井里→有劲儿使不上;有力无处使

大管子套小管子→不对口径

大闺女上花轿→半推半就

大闺女的荷包→花色多

大闺女的围巾→绕脖子

大闺女的鞋→花样多

大闺女买假发→随便(辫)

大闺女盼郎→朝思暮想

大闺女退婚礼→不谈了

大锅里熬鱼→水里来,汤里去

大海里捕鱼,深山里打猎→各吃一方

大海里荡舟→划不来

大海里的灯塔→光芒四射;指明航程

大海里的沙粒→数不清;有的是

大海里的水雷→一触即发

大海里的小船→风雨飘摇

大海里丢针→难寻;没处寻

大海里放鸭子→难收回;收不回来

大海里放鱼→各奔一方

大海里捞针→难得;得之不易;难下手;无法下手;摸不着底

大海里下竿子→不知深浅

大海里行船→乘风破;摸不着边;漫无边际

大海里腌咸菜→白费工夫;白费劲儿

大海里一片叶→漂浮不定

大河里撒纸钱→连个响也听不见

大河里的水向东流→没法儿挽回

大河边上的望江亭→近水楼台

大河决了堤→放任自流;任其自流

大河里洗煤炭→闲着没事干

大河里漂油花→一星半点儿

大黑天照镜子→没影的事

大胡子吃糖稀→撕扯不清

大花脸扮小生→改行

大花脸的胡子→假的

大花脸化妆→面目全非

大花脸舞刀→耍威风

大槐树下挂灯笼→四方有名(明)

大火烧到额头上→迫在眉睫

大鸡不吃碎米→看不上眼

大江里漂浮萍→随波逐流

大江里一桶水→有你不多,无你不少

大脚穿小鞋→两头扯不来;难受;钱(前)紧;迈步难;硬撑

大街得信小街传→道听途说

大街上的挂钟→群众观点

大街上的红绿灯→有目共睹

大街上的乞丐→蓬头垢面

大街上的行人→有来有往

大街上卖笛子→自吹

大街上弹琴→听不听随你

大金牙说媒→满口黄(谎)言

大镜子当供盘→明摆着

大卡车开进小巷子→难转弯儿;转不过弯儿来

大口碗配个小盖子→合不拢;合不到一块儿

大懒使小懒→懒对懒

大榔头砸豆腐→笃定

大老爷的惊堂木→官气(器)

大老爷坐堂→吆五喝六

大理石铺路→大材小用

大理石做门匾→牌子硬

大力士耍扁担→轻而易举

大力士绣花→力不能及;力不从心

大龙不吃小干鱼→看不上眼

大篓洒香油,满地拾芝麻→得不偿失

大路边上裁衣服→有的说短,有的说长;自有旁人说短长

大路边上打草鞋→有的说短,有的说长;自有旁人说短长

大路边上的碓窝〔duìwō石臼〕→人人用

大路旁的小草→有你不多,没你不少

大路上的电杆→靠边站

大路上的螃蟹→横行霸道

大路上的砖头→绊脚石;踢来踢去

大路上栽葱→白费工夫;白费劲儿

大轮船出海→通行无阻;畅通无阻

大轮船靠小港→挨不上

大轮船下锚→稳稳当当

大麻籽喂牲口→不是好料

大麻子照镜→个人观点

大马拉小车→有劲儿使不上;有力无处使

大麦芽做饴糖→好料子

大蟒吃猪娃→生吞活剥

大门板做棺材→屈才;用材不当

大门口挂灯笼→一对儿;美名(明)在外

大门楼里敲锣鼓→里外有名(鸣)声

大门上贴画儿→美名在外

大门外的砖→踢出来的

大米饭串烟→变味了

大眠起来的春蚕→满肚子私(丝)

大拇指掏耳朵→难极了;难进

大年初一拜年→你好我也好;彼此一样;彼此彼此

大年初一吃饺子→只等下锅;年年都一样;想到一块了

大年初一吃面条→移风易俗

大年初一的袍子→借不得

大年初一翻皇历→头一回;头一遭

大年初一见了面→尽说好话

大年初一生娃娃→双喜临门

大年初一贴福字→吉庆有余

大年初一坐月子→赶在节上

大年三十的案板→家家忙

大年三十的烟火→万紫千红

大年三十看皇历→没有期啦

大年三十盼月亮→痴心妄想;妄想

大年三十晚上熬稀饭→年关难过

大年三十晚上卖门神→再迟不过了

大年三十喂年猪→来不及了

大年午夜的鞭炮→天花乱坠

大年夜吃饺子→没外人

大年夜的爆竹声→此起彼落

大年夜的蒸糕→热门货

大年夜卖年画→不懂买卖经

大寒吃雪条→凉了心

大胖子穿小褂→不合身

大胖子骑瘦驴→不相称

大胖子推磨→杜撰(肚转)

大炮打麻雀→小题大做;不惜代价

大炮轰苍蝇→不够本钱;不够本;不合算;大材小用;白费工夫;枉费工

大炮筒子→不会拐弯儿

大笸箩〔pǒluo盛谷物等的器具。用柳条或篾条等编成〕扣王八→跑不了

大巧背小巧→巧上加巧

大晴天晒山芋干→干干脆脆

大热天抱火炉→又焦躁又难熬

大热天穿皮袄→不是时候(比喻不合时宜)

大热天送火炉→不识时务

大热天下暴雨→猛一阵儿;长不了

大人不记小人过→宽宏大量

大人的演出→不是儿戏

大舌头读报→含糊其辞;含含糊糊

大声使铜银〔把铜质货币当银质货币使用〕→公开作假

大师傅熬稀粥→不在话下

大师傅拆灶→散伙(火)

大师傅的肚子→油水

大师傅下伙房→来了内行

大师傅蒸馍→不到火候不开锅

大世界〔旧指上海著名的游乐场〕里照哈哈镜→面目全非

大树底下晒太不分

大树掉片树叶→无关大体

大树上吊个口袋→装疯(风)

大树做椽子→揭(截)短

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了自家人;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

大水冲了菩萨→绝妙(庙)

大水缸里捞芝麻→难上加难;难上难

大蒜剥皮→层层深入

大蒜发芽→多心

大蒜苗钻眼眼→冒充(葱)

大铁锤敲铜锣→当当响;响当当

大厅里放盆火→满堂红

大厅中央挂字画→堂堂正正

大头鱼〔鳕鱼〕背鞍子→跑江湖

大头针包饺子→露馅

腿上挂篷帆→一路顺风

腿上挂铜锣→走到哪,响到哪

腿上画老虎→吓不了哪一个

腿上贴门神→走了神

腿上长疔疮→走到哪,坏到哪

大网眼捕鱼→枉费工;白费工夫;白费心

大雾里看天→迷迷糊糊

大雾笼罩山腰→不识真面目

大象吃豆芽→不够塞牙缝;不够嚼

大象逮跳蚤→有劲儿使不上

大象的鼻子→能屈能伸

大象的屁股→推不动

大象喝水→有肚量

大象身上的跳蚤→微不足道;微乎其微

大象抓凤凰→眼高手低

大象走路→稳重

大象嘴里拔牙→胆子不小;好大的胆子;办不到;别想

大小子撵〔niǎn追赶〕鸭子→呱呱叫

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qù看;瞧)

大眼筛子里捉黄鳝→跑的跑,溜的溜

大眼贼〔黄鼠〕掉到昆明湖→不着边际

大眼贼碰上仓老鼠〔小老鼠〕→大眼瞪小眼

大雁飞过拔根→总要捞一把

大雁飞行→成群结队

大雁跟着飞机跑→落后了

大爷和太爷→只差一点儿;差一点儿

大衣柜没把手→抠门儿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小虾〕→大的欺负小的;弱肉强食

大鱼嘴边的虾子→跑不了

大雨天上房→找漏洞

大月光夜里打电筒→多事

大轴和马达→只有一个心眼儿

大轴里套小轴→话(画)里有话(画)

dɑi

呆子观灯→一片明

呆子哼曲子→没谱

呆子进迷宫→摸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东南西北

呆子求情→有理说不清;讲不清道理

代别人写情书→不是真心

带刺的鲜花→好看却扎手

带刺的铁丝→难缠

带了秤杆忘了砣→丢三落(là)四

带着秤杆买小菜→斤斤计较

带着存折进棺材→死要钱

带着花岗岩脑袋见上帝→死不改悔

带着救生圈出海→有备无患

带着烟不→装着玩

待人不分厚薄→一视同仁

戴草帽亲嘴→隔得太远;差一截子

戴眼镜喝热茶→越喝越蒙咙

戴大红花回朝→大功告成电脑技术学校

戴斗笠打伞→双保险;多此一举

戴斗笠坐席子→独霸一方

戴碓窝〔duìwō石臼〕玩狮子→劳而无功;有劳无功

戴耳环画眉→耳目一新

戴钢盔爬树→硬着头皮上

戴红缨帽上树→红到顶了

戴礼帽的偷书→明白人办糊涂事

戴墨镜上煤堆→一漆黑

戴上笼头的小驴→听人使唤

戴孝帽看戏→乐而忘忧

戴眼镜买车轴→各投各眼;各对各眼

戴着碓窝〔duìwō石臼〕拜年→费力不讨好;吃力不

讨好

戴着帽子找帽子→糊涂到顶了

戴着面具上街→没脸见人

戴着面具进棺材→死不要脸

戴着乌纱弹棉花→有弓(功)之臣

戴着乌纱帽不上朝→养尊处优

戴着孝帽去道喜→自讨没趣

戴着眼镜挑媳妇→看花了眼;花了眼

戴着眼镜找眼镜→昏头昏脑;昏了头

戴着木头眼镜→只看见一寸远

dɑn

担百斤行百里→任重道远

担沙填海→白费工夫;白费劲

担山填海→力不能及;力不从心;心有余而力不足

担心手臂比腿粗→多余

担雪填深井→误人不浅;枉费工;白费力

单根青丝拴磨盘→千钧一发

单箭射双雕→一举两得

单口相声→个人说了算

单身汉碰到和尚→尽光棍;全是光棍

单身汉跑江湖→无牵挂;无牵无挂

单手举磨盘→独力难撑

单眼看布告→睁只眼,闭只眼

单眼瞧老婆→一目了然

胆小鬼打仗→临阵脱逃

胆小鬼走夜路→提心吊胆

胆小鬼的眼睛→见啥怕啥

胆汁拌黄连→苦上加苦

胆汁滴在眉上→眼前苦

掸子没→光棍一条

担子两头挂红灯→挑明

弹弓打机→差得远;挨不上

蛋打鸡飞→两头空;两落空

蛋壳垫桌脚→支撑不住

蛋壳黄都没干→卖啥老哩

蛋壳里做道场→摆不开架势

dɑng

当兵的背算盘→找仗(账)打

当兵的垒灶→安营扎寨

当差放私骆驼→假公营私

当官不坐高板凳→平起平坐

当官丢了印→昏头昏脑;昏了头

当家神〔灶神〕卖土地→一贫如洗

当面锣,对面鼓→明打明敲

当面是人背后是鬼→一套,一套

当面诵善佛,背后念死咒→

当天和尚撞天钟→得过且过

当着矬子〔个子矮的人。矬,cuó〕说短话→成心叫人难电脑技术学校堪;揭人短

当着阎王告判官→没有好下场

挡风玻璃当锅盖→明受气

挡风板做锅盖→受了冷气受热气

当了衣裳买粉搽→穷讲究;穷打扮

当衣服买酒喝→顾嘴不顾身

dɑo

刀底下的豆腐→任人宰割;随人宰割

刀架心上头→忍吧

刀尖上打拳→站不住脚(比喻不能再继续停留下去)

刀尖上翻跟头→不怕死;好危险;冒险;好险

刀尖上耍杂技→硬逞能;瞎逞能

刀尖上跳舞→凶多吉少

刀砍大海水→难舍难分

刀劈竹→迎刃而解;干脆利索;一分为二

刀切酥油→两面光

刀刃上过日子→忘了生死

刀下的绵羊→任人宰割;随人宰割

刀剜黄连木→刻苦

刀子插在鞘里→锋芒不露;不露锋

刀子嘴,豆腐心→嘴硬心软;吃软不吃硬

导弹打机→同归于尽

导火线上拴炸药→一触即发

倒翻芝麻担→难以收场

倒了碾盘砸了磨→实(石)打实(石)

倒了油瓶不扶→袖手旁观;懒到家了

倒瓤的冬瓜→一肚子坏水

倒闲话,落不是→吃了嘴的亏;全坏在嘴上

到了黄山想泰山→这山望着那山高

倒背手放风筝→扯远了

倒背手看鸡窝→不简单(捡蛋)

倒吃甘蔗→节节甜;一节比一节甜

倒钩藤子揍娃娃→连拖带打

驴→往后瞧

倒长的山藤→根子在上头

倒坐炕沿扇扇子→耍风

盗马贼挂佛珠→假正经;假装正经

盗墓贼作案→捣鬼

道士进庙→走错了门

道士打醮〔dǎjiào旧时道士设坛念经做法事〕→鬼使神差

道士念经→照本宣科

道士跳法场→装神弄鬼;鬼使神差

稻草包黄鳝→溜啦

稻草肚子棉花心→虚透了

稻草堆里埋石头→软中有硬

稻草盖珍珠→内中有宝;外贱内贵

稻草秆打人→软弱无力

稻草人放火→害人先害己;惹火烧身

稻草人过河→不成(沉)

稻草绳子担石头→两头怕

稻草绳子做裤腰带→尴尬

稻草弹被絮→不是正经胎子

稻场撒网→空捕一场

稻田里插秧→以退为进

稻田里的稗子→你算哪棵苗

稻田里盖猪圈→肥水不落外人田

稻田里拉犁耙→拖泥带水

稻子去了皮→白人(仁)儿

de

得了狂犬病的恶狗→正在风(疯)头上

得了五谷想六谷,有了肉吃嫌豆腐→欲无止境

得陇望蜀→贪心不足

得牛还马→礼尚往来

得势的狸猫→欢似虎

得鱼丢钩→忘恩负义

deng

灯草绳,烂板搭桥→枉费心机

灯草打鼓→不想(响)

灯草打老牛→不痛不痒;无关痛痒

灯草打圈圈→莫扯

灯草打人→软弱无力

灯草当秤砣→没分量

灯草抵门→靠不住;不可靠

灯草掉在水里头→不成(沉)

灯草蘸油→一点就亮

灯草拐棍→扶不起人;做不了主(拄)

灯草灰过大秤→没分量

灯草铺桥→过不去

灯草架屋→白费劲儿;枉费工

灯草栏杆→靠不住

灯草铺失火→没得救

灯草套牯牛〔公牛〕→动不得

灯草织布→枉费心机

灯草做琴弦→一谈(弹)就崩;不值一谈(弹)

灯蛾扑火→惹火烧身;引火烧身

灯尽油干→玩儿完

灯笼点蜡烛→心里亮;肚里明

灯笼壳子→肚里空;外头好看里头空

灯下点烛→白费蜡

灯影戏〔皮影戏〕里相媳妇→一白遮百丑

灯影子〔灯影人〕打店→人旺财不旺

灯心上煨牛筋→快不了

灯盏不加油→枉费心(芯)

灯盏里洗澡→不晓得大小

登上山顶望平地→回头见高低

登上泰山望东海→站得高,看得远;登高望远

登梯子上树→攀高枝儿

登上泰山想升天→好高骛远

登台前的演员→涂脂抹粉

登太行望运河→远水不解近渴

登着软梯子上飞机→扶摇直上

登着梯子说话→高攀;想高攀

等公鸡下蛋→没指望

等天上掉馅饼→坐享其成

凳子上抹狗屎→坐不得

凳子上抹石灰→白挨

瞪着眼睛咬牙→怀恨在心

瞪着眼睛打呼噜→装睡

di

低头婆仰头汉→最难斗

羝羊〔dīyáng公羊〕触藩〔fān篱笆〕→进退两难

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

敌敌畏拌大蒜→又毒又辣;毒辣

笛子吹火→到处泄气

笛子没眼→吹不响

笛子配唢呐→想(响)得不一样

抵门杠当针使→大材小用

地板擦子刷地→拖泥带水

地洞里藏老鼠→见不得

地府里的官司→死对头

地黄瓜丢架子→嫁(架)不得

地里的萝卜→上清(青)下不清(青)

地里的蚯蚓→土生土长;能屈能伸;成不了龙

地里的庄稼→土生土长

地球安把→没法提;提不得;提不起来

地球绕着太转→周而复始

地上的蚂蚁→数不清

地上的野草→除不尽

地上的影子→你走他也走

地上的砖头→踢一踢,动一动

地毯上寻针→吹求疵(刺)

地头蛇,母老虎→不是好惹的

地头蛇请客→福祸莫测

地图上画个圈儿→谁知道有多大

地下流出来的水→来路不明

地狱里碰见救命菩萨→死里求生

地主老爷的碗→难端

弟兄俩分家→单干;另起炉灶

diɑn

掂着算盘上门→找人算账

掂着猪下水〔可食的猪内脏〕过独木桥→提心吊胆

点心铺里买棺材→上错门

点了黄豆不出苗→孬(nāo坏;不好)种;不是好种

踮着脚尖儿立正→不长久

电灯泡上点火→不然(燃);其实不然(燃)

电灯照鹿头→名(明)角

电灯照雪→明明白白;明白

电风扇的脑袋→专吹冷风;吹冷风

电焊的火花→看不得

电话拜年→两头方便

电话断了线→说不通

电锯开木头→当机立断

电扇吹渔网→漏风

电扇上伸双手→吹捧

电视广告上的美人→昙花一现

电视机里放录音机→多响了一层

电梯失灵→上下两难;上下为难;上不上,下不下

电线杆穿大褂→细高挑儿(身材细长的人)

电线杆当筷子→没法下嘴

电线杆当套马杆→用材不当

电线杆挂灯笼→有名(明)的光棍;高明

电线杆上绑鸡→胆(掸)子不小;好大的胆(掸)子

电线杆上插土豆→大小是个头

电线杆上吊暖壶→高水平(瓶);水平(瓶)高

电线杆上拉胡琴→大老粗

电线杆上晒衣服→架子不小;好大的架子

电线杆上耍把势→艺高胆大;武艺高;本领高;险得很

电线上的风筝→缠上了

影里的夫妻→假的

影里放电视→戏中有戏

影里谈恋→假情假意

电子显微镜→明察秋毫

电钻钻孔→硬要打通

店铺里的蚊子→吃客

店铺前吊门板→好大的牌子

垫着被盖睡觉→高枕无忧

diɑo

刁鹰飞入鸡儿场→没个好心肠

叼着喇叭敲鼓→自吹自擂

雕花店里失火→刻不容缓

雕花师傅戴眼镜→雕细刻

雕塑匠不给神像叩头→知道老底

雕塑匠手里的泥巴→随人捏;随

吊起的冬瓜→头重脚轻

吊起锅儿当钟打→穷得丁当响

吊扇下面拉家常→讲风凉话

吊死鬼扮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吊死鬼搽粉→死要面子;死要脸

吊死鬼瞪眼→死不瞑目

吊死鬼流眼泪→死得屈

吊死鬼耍大刀→死得屈来闹得凶

吊死鬼讨账→活该

吊桶落在井里→不上不下;上不上,下不下

吊桶脱箍→没法提;提不得

吊在房梁上的葱头→皮焦根枯心不死;叶烂皮干心不死

吊着头发打秋千→不要命;玩命干

钓鱼钩变成针→以屈(曲)求伸

掉进麦芒堆里→浑身不自在

掉进草窝的绣花针→没处寻;难寻

掉进开水锅里虾→急红了眼

掉进糨糊盆里的苍蝇→拔不出腿来

掉进水里的鼓→打不响

掉进陷阱里的野猪→张牙舞爪;死路一条

掉了耳朵的瓦罐→提不起来;没法提;提不得

掉了帽子喊鞋→头上一句,脚下一句

掉下井的秤砣→扶(浮)不上来

掉在开水里的肥皂→滑得很

die

爹死嫁人→各人顾各人;各人管各人

跌翻鸟窝砸碎蛋→倾家荡产

跌跟头捡金条→运气好

跌落米坛的耗子→好景不长

跌进糨糊盆的娃娃→糊涂人

跌下崖的汽车→翻了

跌在井里的牛→有劲儿没处使

碟子里盛清水→一眼看到底

碟子里的开水→三分钟的热劲儿

碟子里生豆芽→难生根;扎不下根

碟子里栽牡丹→根底浅

碟子装水→浅薄

ding

丁丁猫〔蜻蜓〕咬尾巴→自害自

丁相公画一个字→说一不二

钉耙戴斗笠→尖上拔尖

钉是钉,铆是铆→不含糊

钉子钉黄连→硬往苦里钻电脑技术学校

钉子锈在木头里→铁定了

顶大风过独木桥→担风险

顶风撑船→划不来;上劲

顶风顶上水船→力争上游

顶风扬帆→不辨风向

顶礼膜拜的小人→一副奴才相

顶球射门→全靠头

顶着被子玩火→惹火烧身;引火烧身

鼎锅做帽子→难顶难撑

钉钉子捶了手→敲不到点子上

钉锅碗打坏金刚钻→蚀本生意

钉掌的敲耳朵→离题(蹄)太远;不贴题(蹄)

定航的班机→继往开来

diu

了黄牛撵〔niǎn追赶〕蚊子→因小失大

了金碗抱冰坨子→全凉了

了铁锤担灯草→拈轻怕重

了西瓜捡芝麻→大处不算小处算;不知哪大哪小;得不偿失

了一枚绣花针→小事一宗

了一只羊,捡到一头牛→吃小亏占大便宜

了媳妇又赔房→人财两空

丢下犁耙拿扫帚→里里外外一把手

丢下灶王拜山神→舍近求远

丢下屠刀拜菩萨→成不了佛

dong

东北的二人转→一唱一和

东边下雨西边晴→各有天地

东方打雷西方雨→声东击西

东家〔受人雇用或聘请的人称他的主人〕的饭碗→难端

东家起火,西家冒烟→一波未平,一电脑技术学校波又起

东街发货西街卖→不图赚钱只图快

东篱补西壁→顾此失彼

东山跑过驴,西山打过虎→见过点儿阵势

东施自夸→丑表功

东头拜堂,西头出丧→唱对台戏

东吴杀人→嫁祸于人

东吴招亲→上当一回;弄假成真

东西耳朵南北听→横竖听不进

东西路南北拐→走邪(斜)道

东园桃树西园柳→好不到一块儿

东岳庙走到城隍庙→横竖都撞鬼;处处有鬼

冬瓜熬清汤→乏味

冬瓜皮做甑子〔zèngzi蒸米饭等的用具〕→不争(蒸)气

冬瓜钱算在葫芦上→混账

冬瓜淌水→坏透了

冬瓜藤缠到茄子地→拉拉扯扯

冬瓜下山→滚了

冬瓜皮当帽子→霉上了顶

冬水田里种麦子→怪哉(栽)

冬天不戴帽子→动(冻)脑筋

冬天吃梅子→寒酸

冬天穿汗衫→冷暖自己知

冬天的大葱→叶黄根枯心不死

冬天的腊鸭→硬撑

冬天的蟒蛇→有气无力

冬天的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横行不了几时

冬天的泡桐树→光棍一条

冬天的气温→升不上去

冬天的扇子→没用处;尽受冷落

冬天的扇子,夏天的火炉→没人要;没人

冬天的蚊子→销声匿迹

冬天的旋风→成不了气候

冬天的竹笋→出不了头

冬天贩冰棒→不懂买卖经;不识时务

冬天滚雪球→越滚越大

冬天卖醋→寒酸

冬天卖扇子→没人过问

冬天坐长椅→坐冷板凳

冬至已过→来日方长

董存瑞炸碉堡→视死如归

动物园里的长颈鹿→身高气傲

冻豆腐→难办(拌)

冻僵的长虫〔蛇〕→要死不活;死不死,活不活

洞宾戏牡丹→两厢情愿

洞房里换孝衫→又喜又悲;悲喜交加

洞房里说悄悄话→甜言蜜语

洞里的蛇→不知长短

洞庭湖吹喇叭→想(响)得宽

洞庭湖里的麻雀→见过大风

洞庭湖里捞针→想得到,办不到;白日做梦

洞庭湖里漂根草→渺小

洞庭湖里涨春水→一高一

洞庭湖上踩钢丝→凶多吉少

dou

兜里的钱,锅里的肉→跑不了

斗大的馒头→无处下口;难下口;无法下口

斗大的线子→难缠

斗笠出烟→冒(帽)火

斗笠穿孔→出头之日到了

斗败的公鸡→神气不起来

斗赢了的公鸡→神气十足;神气活现

豆干饭→焖着

豆饼干部→上挤下压

豆腐拌腐→越弄越糊涂;越搞越糊涂

豆腐炒韭菜→清清(青青)白白;一清(青)二白

豆腐打鞋掌→不是这块料

豆腐挡刀→自不量力;招架不住

豆腐倒在柴堆里→不好收拾

豆腐店的买卖→软货

豆腐店里的东西→不堪一击

豆腐掉灰堆→洗不净;吹也吹不得,拍也拍不得

豆腐堆里一块铁→有软有硬

豆腐炖骨头→有软有硬

豆腐坊的石磨→

豆腐坊掉磨子→推不得;没法推;没得推啦

豆腐架子→碰不得;不牢

豆腐佬摔担子→倾家荡产

豆腐里捡骨头→无中寻有;故意挑剔;枉费工;没事找事;故意找碴儿

豆腐脑儿洒地上→难收拾;不可收拾

豆腐脑儿挑子→两头热

豆腐盘成肉价钱→不合算;划不来

豆腐身子→经不起摔打

豆腐渣糊墙→巴结不上;两不沾(粘)

豆腐渣烙饼→和不到一块;和不起来

豆腐渣上秤盘→不是好东西;不是好货

豆腐渣贴门神→两不沾(粘)边

豆腐渣蒸馒头→散了

豆腐渣做粥→白费

豆腐坐班房→平白无故

豆腐做匕首→软刀子

豆腐做门墩→难负重任

豆荚筋→两头受气;两头受制

豆芽拌粉条→里勾外连;内外勾结

豆芽菜炒肉→揩别人的油

豆芽炒韭菜→各有所;各人所

豆芽子长一房高→也是个吃菜货

豆芽炒虾米〔小虾〕→两不值(直);低头的低头,弯腰的弯腰

豆油滴在水缸里→和不到一块儿

豆渣糊窗户→两不粘

豆渣撒在灰堆上→难收拾;不可收拾

豆芽做拐杖→太嫩

逗哑巴挨口水→自找没趣

窦娥〔《窦娥冤》中的人物〕的冤魂→不散

窦娥喊冤→怨天怨地

du

毒日头下的雪人→快垮了

毒蛇出洞→伺机伤人

毒蛇见硫磺→浑身酥

毒蛇爬竹竿→又狡(绞)又猾(滑)

毒蛇爬行→没正道

毒蛇吐芯子→出口伤人

毒蛇牙齿马蜂针→毒极了;最毒

毒蛇钻进竹筒里→假装正直

毒蛇做梦吞大象→野心勃勃;野心太大

毒蜘蛛织网→碰不得

独膀子打拳→露一手

独臂将军→有一手;一把手

独臂照镜子→里里外外一把手

独臂做饺子→一手包办

独根灯草点灯→只有一个心眼

独根蜡烛→无二心(芯)

独根头发系磨盘→千钧一发

独脚蟹→爬不快

独轮车散了架→没法推了;推不得

独木桥→难过

独木桥上扛木头→难回头

独木桥上跑马→冒险;危险

独木桥上遇仇人→冤家路窄

独眼龙观灯→一目了然

独眼龙看告示→睁只眼,闭只眼

独眼骑单边马→只看一面

犊子口里含嚼子→牛头不对马嘴

犊子踢牛婆〔母牛〕→恩将仇报;以怨报德

堵塞的烟囱→憋气又窝火

场里的赌棍→孤注一掷

场掷骰子〔tóuzi色子〕→吆五喝六

赌徒的嘴巴→尽说到点子上

杜十怒沉百宝箱→人财两空

肚饥送来白面馍→正合适

肚里吃了鞋帮→心里有底

肚里开飞机→内行(航)

肚里吞金→有内才(财);心里沉重;心理负担太重

肚里容不得一根→心胸太小

肚里长瘤子→心腹之患

肚里长牙齿→心里狠

肚里装公章→心心相印

肚里钻进二十五只小耗子→百爪挠心

肚皮里安电灯→心里亮;肚里明

肚皮里横门闩→难开窍

肚皮上割肉打牙祭〔偶尔吃一顿丰盛的饭〕→干不得

肚皮上磨刀→冒险;危险;好险

肚皮上贴膏药→心腹之患

脐眼安雷管→心惊肉跳

脐眼巴膏药→贴心;没病找病

脐眼里藏书→满腹经纶

脐眼里点眼药→心里有病

脐眼里灌汤药→心服口不服

脐眼里灌醋→心酸得很

脏脐眼说话→谣(腰)言

脐眼长笋子→胸有成竹

肚痛点眼药→无济于事

肚痛埋怨帽子单→错怪

肚子饿赶上吃晌午饭→正合心意

肚子里撑铁杵→直肠子

肚子里磨刀→内秀(锈);秀(锈)气在内

肚子里敲小鼓→心里扑腾

肚子里吞擀面杖→直肠子;直肠直肚

肚子里有半斤,嘴上倒五两→有一句说一句;有啥说啥

肚子里长草→闹饥荒

肚子里长出铁来→瘪不下去

渡船过河→划得来

渡口上打转身→想不过

镀金的佛像→华而不实

duɑn

端公〔巫师〕吹牛角,道士吹海螺→各师各教

端公打坐→装神弄鬼

端金碗讨饭→装穷

端起刀头〔祭神鬼用的熟肉〕上庵堂→自找没趣

端起葫芦瓢→泼冷水

端午节包粽子→有棱有角

短板子搭桥→不顶用;不顶事

短的当棒槌,长的做房梁→各有一技之长

短裤着短袜→高攀不上;差一截子;够不着

短木搭桥→难到岸

短绳打水→不着底

锄头→没有把握

锄头安了把→有把可抓

断了背的椅子→靠不住;不可靠

断了翅膀的凤凰→神气不了

断了翅膀的野鸡→飞不了

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没有骨气

断了筋的腕子→手软

断了腿的蛤蟆→蹦跶不了几天;没几天蹦头

断了线的风筝→远走高飞;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满天飞;身不由己;无牵挂;无牵无挂;下落不明;由它去;一去不复返;不知下落

断了线的梭子→白钻空子

断了线的纸鸢→东游西荡

断了弦的二胡→不想(响)

断了轴的手推车→不走了

断藤的西瓜→满地乱滚

断头苍蝇→乱闯乱碰

断秧的苦瓜→耷拉(dālɑ下垂)着脑袋

断尾巴蜻蜓→有头无尾;一去永不来

断线的木偶→拉不动

缎子被面麻布里→表里不一

锻工的榔头→趁热打铁

dui

对岸上的公公→与我无关;与己无关

对空射击→热火朝天

对门吹笛子→斗气

对门缝吹号→名(鸣)声在外

对牛弹琴→不入耳;难入耳;充耳不闻;白费劲;枉费工

对天讲话→空话连篇;空谈

对哑巴说话→白费口舌

对着靶子射箭→有的放矢

对着穿衣镜作揖→自我崇拜

对着大风吃炒面→不好开口

对着罐子吹喇叭→有原因(圆音)

对着锅底亲嘴→触一鼻子灰;碰一鼻子灰

对着和尚骂秃子→明欺侮人

对着镜子扮鬼脸→自己丑化自己

对着镜子讲假话→自己骗自己

对着镜子啃锅饼→不知从哪下嘴

对着镜子亲嘴→自;自欺欺人;自己哄自己

对着镜子伸小指→自己瞧不起自己

对着镜子说漂亮→自夸

对着镜子行大礼→自尊自敬

对着镜子演奏→自吹自擂

对着镜子作戏→咋好看咋比划

对着墙壁流泪→独自悲伤

对着墙壁走路→没门儿;无门

对着桑树骂槐树→指桑骂槐

对着王八批乌龟→正对号

对着瞎子打俏眼→白费劲;枉费工;白费工夫

对着烟囱喊叫→说直话

对着砚台梳头→没影的事

对着月亮攀谈→空话连篇

对着张飞骂刘备→寻着惹气

对着赵云摔阿斗→收买人心

对阵下棋→纸上谈兵

碓杵〔duìchǔ在石臼里捣米用的棒〕脑袋→老实疙瘩

碓窝里舂夜叉→捣鬼

碓窝里栽葱→根子硬

碓窝吞下肚→实(石)心眼

dun

蹲在皮球里过日子→受尽窝囊气

蹲着坐轿→不识抬举

囤顶插旗杆→尖上拔尖

炖熟的猪头→难看

钝刀子割草→拉倒

钝刀子割肉→靠的手劲儿;不出血;不利索

钝刀子砍豆腐→拣软的欺

钝刀子切藕→藕断丝连;私(丝)不断

钝刀子斩乱麻→三长两短

duo

多臂观音→到处伸手

多吃了豆腐→心肠太软

多年的陈账→翻不得

多年的旧被絮→老套子

多年的朋友→老交情

躲灾的遇上避难的→都是一号命

躲鬼进了城隍庙→出生入死

躲过棒槌挨榔头→祸不单行;躲了一灾又一灾

躲过野牛碰上虎→一个更比一个凶

躲在棺材里想金条→贪心鬼

剁了脚的螃蟹→横行不了几天

剁肉的墩子→任人砍

垛泥匠不拜佛→心里有底

垛塑匠不敬泥菩萨→谁不知道谁

    分享到:
    更多

    深度阅读